嗯?

  结果刚走几步,共工便站住脚步,秀眉紧锁,绝美的脸上,透着几分凝重!

  眼前这些石头,看起来有些古怪啊!

  见共工谨慎起来,岳风嘲讽道:“怎么?堂堂水神,面对一堆石头,不敢进来了?”

  说着,岳风故意挑衅道:“我就在这里面,碰到我就算你赢了!”

  “你..”听到这话,共工冷冷道:“你这小孩,还真是能口出狂,受死吧。s.hbacyy.”

  自己堂堂水神,竟然被一个小孩挑衅!

  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愤怒之下,共工不再多想,直接飞了进来!

  哈哈哈...

  到底还是上当了。

  看到共工直接闯进来,岳风心里说不出的兴奋激动。

  不错,岳风刚才搬石头,摆了一个困阵,名叫迷仙阵!

  迷仙阵,是白起神阵之中,最为高深玄妙的一个阵法。顾名思义,就算是神仙进去了,也会被迷得晕头转向,别想再出来。

  就算共工是上古大神,只要进了迷仙阵,照样一筹莫展。

  共工一开始根本没把这些石头当回事儿,可进入之后,她就意识到不对劲儿了。自己和岳风明明不足十米的距离,可偏偏怎么也追不上他,这周围的石头,好似活的一样,竟然能随着自己的走动,改变方位!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共工气的娇躯发颤,却始终抓不住岳风!

  这...

  这一刻,站在外面的祝融夫妇,也都愣住!

  尤其是祝融,看着岳风的身影,在石阵之内不断的变幻腾挪,而那共工,被岳风耍的团团转。

  看到这一幕,祝融心里说不出的震惊!

  没想到,自己这个结拜兄弟,还会这么一手!真是让人大开眼界!

  与此同时,原本心里一直担心的任盈盈,此时也是露出的笑容。

  说真的,任盈盈对岳风的阵法造诣太了解了,因为阵法,曾经任盈盈在岳风手上吃过好几次亏呢。但是任盈盈怎么也没想到,岳风竟然能用阵法困住共工!

  毕竟,共工可是上古大神!实力通天!

  终于,半个时辰过去了。

  岳风被追的满头大汗,但从始至终,共工始终没碰到他一下。

  “时间到了,你输了!”

  这一瞬间,岳风站住脚步,笑眯眯的看着共工,淡淡开口道,眼中透着几分的戏虐。

  “你....”共工停下脚步,脸色涨红,狠狠的盯着岳风说不出话来。

  此时的共工,心里又是不甘,又是愤怒!自己堂堂水神,竟然被一个小孩儿戏弄了。简直太丢脸!

  岳风一身轻松,看着共工调侃道:“你是上古大神,说话一九鼎,刚才咱们打的赌,你不会翻脸不认账吧?”

  说着,岳风走出石阵,站在祝融的跟前。

  下一秒,岳风冲着共工继续道:“来吧,愿赌服输,赶紧喊我祝大哥一声爸爸!再叫我一声叔叔!这事儿就完了。”

  唰!

  听到这话,共工那张绝美的容颜,瞬间没有血色!

 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,眼眸闪烁着屈辱,自己和祝融斗了几千年,是不死不休的宿敌。

  让自己喊祝融爸爸,还不如直接杀了自己呢。

  “哈哈...”

  这时,祝融回过神来,眼中掩饰不住的赞赏,冲着岳风大笑道:“贤弟,真有你的,厉害厉害!”

  说完,祝融看着共工,笑道:“共工,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,输了就得认啊!”

  话音刚落,旁边的沅漓,也是忍不住嘲弄道:“是啊,要是出尔反尔,还自称什么水神啊!”

  “你们....”共工紧紧的咬着嘴唇,都快咬出血了,气得直跺脚!

  紧接着,共工狠狠的瞪了岳风一眼,冷冷道:“行,我愿赌服输!不过我也记住你了,小孩儿,你给我等着!”

  说完这些,共工冲着祝融低声喊道:“爸...爸爸!”

  这一瞬间,共工心里无比的羞愤,低头的样子,哪还有上古大神的威仪?

  听到共工喊出那两个字,祝融心里高兴坏了,不过还是假装没听到的样子,掏了下耳朵:“啊?你叫我什么?声音太小,听不到啊!”

  说这些的时候,祝融无比的畅快。

  自己和共工斗了几千年,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,现在共工在自己面前,终于矮了一等,怎么能轻易放过她?

  见祝融故意为难,共工娇躯一颤,几乎要气炸了,却还是再次喊了一声:“爸爸!”

  祝融见好就收,点了点头:“唉,乖女儿。”

  共工只觉得内心传来阵阵屈辱,几乎让她疯掉!强忍着愤怒,看向岳风,低声喊道:“叔叔!”

  “嗯!”

  岳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,摆了摆手:“乖,你现在可以走了!只需向前四步,向左两步,就可以走出这阵法。”

  共工长舒一口气,只觉得心中羞耻不已。她没有走,而是呆呆的看着旁边的那片石头,陷入了沉思。

  怎么会这样?

  几十块石头,竟然就能把自己困住?

  一边的祝融哈哈一笑,按着岳风的肩膀,很是高兴:“贤弟,今天真是太高兴了,等下回到神农大哥那里,咱们再好好的喝几杯,庆祝一下!”

  一向高傲的共工,终于在自己面前服软了,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。

  “大哥说了算!”岳风呵呵一笑,回应道。

  紧接着,祝融和岳风四人,一边说笑着,一边向着远处走去,只有下共工站在那里,看着那一片石块出神。

  看着岳风的背影远去,共工目光涌出无尽的愤怒,咬着牙一字一句道:“岳风,我记住你了,下次被我碰到,你就没这么好运了。”

  话音落下,共工缓缓走出这个石阵,紧接着玉手一抬,一股强悍的神力爆发出来,将那一片石头震得粉碎,随即曼妙的身影,翩然而起,消失在那无尽缥缈的云雾之中。

  另一边!

  岳风和祝融四人,返回到神农福地。

  刚进入神农福地,就看到神农氏坐在草屋外,一脸的凝重。

  “师父?怎么了?怎么脸色如此难看?”任盈盈快步走上去,问向神农。任盈盈做了神农氏的药童之后,就称他为师父。

  神农氏呼口气,皱眉道:“刚才我在外面采药,看到不周山附近,来了很多士兵,而且,这些士兵的衣服,非常奇怪,好像是天启大陆的士兵。

  不周山上,有三十六洞天,七十二福地,里面住着的,都是隐居江湖的高手。这些高手,不问世事,不希望被外界打扰。但是就在今天,不周山的附近,出现了很多天气大陆的士兵。这些士兵,就是来寻找任盈盈的。

  当初岳风大闹天启皇宫,任盈盈动用神行符,带着岳风,来到了这里。

  天启皇帝大怒,派兵四处寻找女儿。终于,天启士兵找到了不周山。